天空显得十分的阴暗,厚重的乌云将整座天空遮掩的十分压抑,大有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。

李钊缓缓地走在路上,手里拎着一个袋子,袋子里面放着满满的钱,足足有五万块。

“轰!”巨大的雷声轰然响了起来,一道闪电划亮了阴暗的天空,照亮了李钊的侧脸,也反射出了一丝冷冷的寒光。

李钊的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手里抓着一柄开山刀,脸色阴沉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,配合着那表情,十分的狰狞。

“钱带了吗?”刀疤脸冷冷的开口道,目光宛若是毒蛇的信子一样,把李钊上上下下都是扫了一遍,最后将目光放在了李钊手里的袋子上。

“带了,都在这里,我弟弟呢?”李钊深吸了一口气,强自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恐惧和紧张,然后道。

“跟我来吧!”刀疤脸也不说话,拎着刀转身向里面走去。

李钊吞了吞口水,紧步跟了上去。

“有人带钱赎人!”另一个人掏出了对讲机压低了声音开口道,“赎李??!”

李钊跟在刀疤脸的后面往路边走去,很快就是看到了一个小巷子,穿过了巷子之中便是看到了一扇铝合金的卷帘门。

刀疤脸拎着刀拍了拍卷帘门,很快就是有人从里面将门给打开了,刀疤脸转头看了一眼李钊,阴测测的开口道,“进去吧,不要?;ㄕ?!”

李钊抿着嘴,弯腰走进了卷帘门里面,里面是一个大仓库,被几个隔间给隔开了,组成了数个小房间,隐约的吵闹声让李钊心中越发的紧张了起来。

等再往里面走了几步之后,一股喧嚣顿时扑面而来,刺鼻的烟味混合着汗臭味让李钊几欲作呕。

强忍着心中的不适,李钊加快了脚步来到了最里面的房间,轻轻拍了拍门之后,便是有个中年妇女缓缓地打开了门。

“进来吧!”那妇女开口道,给李钊让开了一个身位。

房间里面有个男人,三四十岁的模样,赤着上半身,嘴里叼着根烟躺在椅子里面,身材极为的高大,胸口处有一个斜斜的刀疤。

“钱带了吗?”高大的男人冷冷的开口道,宛若鹰鹫一般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李钊。

“我弟弟呢!”李钊抓着自己手里的袋子开口问道。

“嗤!”那男人冷笑了一声,随后摆了摆手。

很快,门再一次被打开了。

“军哥,人来了!”一个穿着军绿色背心的黄发青年带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走了过来,那少年就是李钊的弟弟,李琛。

李琛抬头看了一眼房间,便是看到了自家哥哥,眼中陡然的就是松了口气,可却也是低下了头来,不敢说话。

“钱在这里!”看到自家弟弟并没有受到什么委屈或者是虐待,李钊也是松了口气,将手里的带子放在了地上。

“点点!”被称作军哥的男人转头冲着旁边的中年妇女示意道。

那中年妇女快速的将袋子里面的钱点了一遍,然后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可以走了吧!”李钊舒了口气,紧紧地看向了那个叫军哥的男人。

“等等!”军哥直起身,敲了敲桌子,然后看向了李钊,“你弟弟这几天在我这里吃吃喝喝,倒也是花了不少的钱啊,这个钱,你可得还啊,花姐,你算算看,多少钱???”

那中年妇女笑了,开口道:“不多不少,给三千就可以了!”

“听到了吗?”军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李钊。

李钊脸色一变,急忙开口道:“怎么可能会有三千?而且我的钱已经全部给你了,我已经没有钱了!”

“没钱?”军哥冷笑了一声,“没钱,那就让你好好记住,我们赌场的钱,不是你能够欠的!”

“你!”李钊咬着牙,脸色有些难看,却是敢怒不敢言,这里都是赌场的人,自己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他们。

  ◇酷_匠n《网wc唯O*一S正W版…,}其:他都是‘盗》版c?0

“动手!”军哥勾了勾手指,紧接着,一直站在旁边的李琛突然惨叫了起来。

李钊回头看了过去,那几个黄毛青年手里抓着棍子狠狠地砸在了自家弟弟身上。

虽然这李琛这个臭小子屡教不改,可是不管怎么说,都是自己的弟弟,所以李钊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是冲了上去,一把推开了那几个黄毛。

动手之间,那几个黄毛也是反应了过来,棍子开始落在了李钊的身上。

“砰!”那几人都是社会上混的狠人,动起手来丝毫不留情,一棍子落在了肩膀上面,李钊便是感觉到整个人的身子都是麻住了一样,根本动不了。

“砰!”接二连三的棍子狠狠地落在李钊的身上,让李钊只感觉到整个人的脑子都在嗡嗡的响着,知道自己躲不了这一劫了,李钊便是死死地抱住了自家弟弟,很快,怀中便是传来了李琛的哭声。

终于在不知道挨了多少棍子之后,李钊感觉到有人架起了自己,狠狠地扔在了路边的巷子口。

“轰!”雷声猛然一震,而后紧接着,雨点便是落了下来,豆大的雨滴打在脸上生疼。

“哥,哥你醒醒啊,没事吧,哥!”李琛哭的也有些无力了,拼命的摇着李钊的身体,却又是不敢乱动。

“我没事!”李钊摇了摇头,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身体上面所传来的疼痛,让李钊的嘴角都是咧着的。

“哥,对不起,以后我再也不赌博了,我再也不赌博了!”李琛哭着开口道,泪水混着雨水流了下来。

“你赶紧回去吧!”李钊叹了口气,看着自家弟弟悔恨的模样,原本准备好的那些教训的话也是突然开不了口了。

看着李琛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家里走去,李钊也是转身往回走。

李琛是自己的亲弟弟,如今才上高中,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,这已经是第二次赎他了。

第一次的时候,欠了整整十万块钱,家里根本无力偿还,所以李钊只能是入赘到了别人家,凑钱救了他,没想到今天,他竟然又是去赌博了,自己又是借了不少的钱才把他赎出来的。

才上高中啊,竟然就染上了这种恶习,自己为了赎他又是入赘又是借钱,到现在都没有还清,这让李钊极为的无奈,怎么坏事都在自己头上了?

想到这里,李钊忍不住抬头看着天,豆大的雨打在脸上,真的很痛,这让李钊一下子就是恼火了起来,伸手指向了半空之中,“贼老天,为什么什么坏事情都在我头上?你不公啊,你不公??!”

“轰!”巨大的雷声响了起来,一道闪电陡然的就是劈了下来,落在了李钊的头上,李钊只感觉眼前一黑,然后就是直挺挺的往地下倒了过去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