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这是什么?”

  李千贯看着脏兮兮的手环,好奇地皱起了眉头。

  手环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,但是他竟在在手环中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编在了手环中。

  之前入手时,李千贯也摸到了这个硬东西,不过那时并没有在意,现在结合“九眼天珠”事件一想,就不由的让人不产生另外的想法。

  李千贯也不管那么多,拿出剪刀将手环剪开,当看到包裹在手环中的硬东西时,差点兴奋的跳起来。

  这……这还真是九眼天珠!

  与云姐在花溪温泉展示的那个九眼天珠完全一样,天珠上的一眼像一轮红日,格外醒目??囱?,应该就是叶天士师父被抢走的那枚九眼天珠,不过想要完全确认,还得让叶天士看过才知道。

  取出九眼天珠,李千贯拿在手中细看。只见天珠纹理清晰,线条优美,表面的包浆醇厚细腻,入手温润光滑,由内而外散发着神秘的灵气。

  不知是心理作用,还是天珠真有奇效,李千贯手握天珠,竟然感到脑海中有了一弘清泉在流动,让人身心清凉爽快,仿佛在炎热的下午,困乏不堪时,来了一杯冰镇的可乐。

  “好东西!真是众里寻它千百渡,蓦然回首,它早已在我抽屉中!”李千贯激动地在手中不断把玩九眼天珠,一是因为它那过亿的价值,更是因为有了它,就可以暂时压制体内的邪气了。

  李千贯只是一个平凡小人物,并不是品德圣洁的高人,此时意外得到这枚九眼天珠,藏起来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还想着把九眼天珠还给对方?何况对方得到这枚九眼天珠的来路并不光明。

  为了时刻能将九眼天珠戴在身上压制邪气,李千贯去饰品店,买了几根结实的线绳,将九眼天珠串起来,当一个吊坠挂在脖子上。当然,他不可能将九眼天珠这么值钱的东西露在领口显摆,而是让九眼天珠贴身配戴,垂在胸口,这样别人就发现不了了。

  三天后,电视台播放出了一条新闻:近日,在我市花溪温泉,发生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绑架劫持人质的事件。事件后,警方联合多警种、多部门立即制定了应急处突预案,采用渗透与突击相结合的方法,先悄无声息地肃清外围的匪徒,又以雷霆万均之势强突室内,最终成功解救被劫持的二十多名人质,在此向英勇参战、不畏牺牲的官兵致以崇高的敬意。在行动中,警方击毙犯罪分子八人,抓获两人,另有两名犯罪份子失踪。据悉,这次事件是匪徒经过精心策划与布局的一个阴谋,目的是为了找到一颗因黑吃黑而丢失的价值连城的九眼天珠,目前九眼天珠已被警方缴获。

  看完新闻播报,李千贯满意地点了点头。警方这一手真不错,向社会公布缴获了九眼天珠,那么幕后的匪徒再找那些人就没有意义了,也相当于间接的?;ち吮唤俪值哪鞘父龉?。

  在市内一家豪华汗蒸养生会所,总经理朱胖子看完新闻播报,正愁眉不展时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  d最{新X章)B节X:上%!酷匠I…网&0

  看到来电显示,朱胖子神情越发严峻起来,接通电话,恭恭敬敬喊了一声:“公子?!?/p>

  电话中的男人沉声问道:“查到云姐的消息了吗?”

  朱胖子诚惶诚恐道:“公子,暂时还没有查到。从警方处得到的消息,说是云姐在警方赶到花溪温泉之前,带着一个手下跳窗逃走了。至于为什么逃走没有人知道,我觉得这事实在是太奇怪了?!?/p>

  “云姐不会无缘无故逃走的,即使有迫不得已的事情需要离开,事后也会通知我。我估计她已经出事了,要么是被警方秘密抓获了,要么是遭到了她手下那个人的暗害,你再动用些你认识的人帮我打听打听?!惫釉诘缁爸蟹愿赖?。

  “是?!敝炫肿永侠鲜凳涤α艘簧?,又问道,“公子,接下来怎么做?要不要把那批人挨个解决掉给云姐他们报仇?”

  公子冷冷道:“不必了,九眼天珠已经在警方手里了,我们杀了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,在我大事没办成之前,我不想我手下的人过多的暴露,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就功败垂成了?!?/p>

  朱胖子卖好道:“公子,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给的,我愿意为你干任何事。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,有些事情不方便出面,其实这些年我也结交了一些道上的人,以我的能力就能解决掉那十几个人?!?/p>

  “我说不必了就不必了,不要因小失大?!惫釉诘缁爸醒侠魉档?,“现在你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红顶会所的开业,现在进展怎么样了?”

  “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,下个月就可以开业了?!敝炫肿拥靡馑档?,突然又有些犯难道,“但是有一件事情,在我心里有些腻歪?!?/p>

  “什么事?”公子问道。

  朱胖子道:“有一天,我请客吃饭时,同桌有一个风水先生,他告诉我,说与红顶会所隔路相望的一个老旧餐馆对红顶会所财运有影响。我虽然不信什么风水,但是他说出来了,让我心里总是不痛快?!?/p>

  公子沉思道:“与红顶会所隔路相望?那不是樊氏医院吗?”

  朱胖子点头道:“对,就是樊氏医院。但是那个风水先生所说的地方,是樊氏医院的西南角上的餐厅,那个地方据说一直荒废着,听说最近租给了别人,有人想重新开餐馆?!?/p>

  “一个小餐馆对我们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吗?”公子沉吟半晌,又问道:“那……那个风水先生教你化解之法了吗?”

  朱胖子道:“风水先生自称学艺未精,只看出来一些门道,并没有化解之法。他说那个地方之前平凡无奇,但近来时来运转,似乎要因人而贵,他让我最好另选地址,避免与它冲突。但是红顶会所即将装修完工,怎么可能另选地址?我本想着找人去拆了那个老旧餐厅,但是樊家也不是好惹的,所以我才感到很头疼?!?/p>

  “樊家虽然不如往年,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确实不好招惹?!惫酉肓讼氲?,“即然你想解决心里这根刺,那我就给你介绍一个高明的风水师给你认识,让他教你化解之法?!?/p>

  “多谢公子!”朱胖子喜出望外,能让公子称为高明的人,绝对不会是等闲之辈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