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不用去医院检查徐芷凝也知道自己的病一定好了,特别当她看到林羽正笑眯眯地看着她时,一时间无限感动涌上心头。

  她义无反顾地勾住了林羽的脖颈,红唇贴上林羽的唇。

  这一刻,两人之间似乎再也没有了隔阂,只剩下浓浓爱意,相拥在一起。

  对于美女主动主动献吻,林羽自然也毫不客气,他抱紧了徐芷凝,直至十数秒后,两人才唇分,徐芷凝脸蛋红成了大苹果,软倒在林羽的怀里。

  “好了,再不走,我们可要晚了哦?!?/p>

  林羽手指轻刮徐芷凝白皙的鼻头,戏谑笑道。

  徐芷凝脸色虽然依旧很红,但还是像一个小妻子一般,挎着林羽的胳膊,来到路边。

  两人打上车,直向着瀚海大酒店而去。

  原本徐芷凝想着在家里吃顿饭就行了,可是爷爷不同意,非说林羽是重要人物,怎么能让贵客在家里吃。所以,一来二去,徐芷凝便将地点定在了自己比较熟悉的瀚海大酒店。

  然而,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一下车,徐芷凝便碰到了熟人。

  徐家长子,徐长安!

  也就是徐芷凝的大伯。

  徐长安从一辆大众车上下来,几乎一眼便锁定在了徐芷凝的身上。隐约可以看见,徐长安眉头一挑,便饶有兴趣地向徐芷凝走来。几乎刹那功夫,徐芷凝脸色一沉,抓着林羽的手也不禁变得更紧了些。

  “这不是侄女么?!”徐长安一声大笑,走到徐芷凝跟前。

  “听说侄女你最近开了一家公司,还口口声声说要振兴徐家?侄女,不是我说你啊,振兴徐家是那么简单的事么?你有那些闲钱还不如直接投入到我的超市里来,这样我每年还会给你分红,不比你把钱打了水漂强??!”

  徐长安一上来就以一种教训的语气与徐芷凝讲话,终极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想要从徐芷凝手上套到钱。他不管那些钱是怎么来的,只要能到他手上,便是计划成功。

  可徐芷凝也不是傻子,脸色微微一凝,便不着痕迹地拒绝了大伯的要求:“大伯,如今我的公司也很是需要钱,哪还有钱再投入到你那里?!?/p>

  “你看了么?!”徐长安见讨要不成,立刻脸色一沉:“你们女人家哪里懂得开公司办企业,我看就是把钱往黑洞里填!这才几天啊,就入不敷出了……”

  徐长安自然知道此事要从长计议,这里也不是说事的地方,于是暂时压下心中的欲望,闷声道:“算了,先去房间吧,等见了你那几位叔叔婶婶,咱们再好好聊聊此事!”

  “呦呵,这就是侄女婿吧,既然来了,那就一起进去吧?!?/p>

  虽是这么说着,但林羽能清楚看到徐长安眼底的一丝不屑。

  作为徐家人,他自然知道林羽的身份??伤币仓?,林羽已经被林家除名,一个没了家族势力护佑的纨绔子弟,又有什么资格令他正视呢?

  三人一前一后,走进了瀚海大酒店之内。

  通过大堂后,直入电梯,通往了酒店房间。

  然而,就在林羽徐芷凝即将进入电梯的前一刻,一个人却盯着他们的背影愣在了大堂中央。

  当电梯门即将关闭的刹那,林羽与徐芷凝的面庞映入他的眼帘。

  @z酷t~匠E…网T永&久w免|费看}{?。?说;~0@

  “竟然是他们!”

  刘少杰咬牙切齿,目光几乎犹如实质,锁定在林羽身上。

  自从上次他被林羽吓怕了之后,整个人好似变得混沌了一般,每天无精打采,对待工作也不如以往那般认真。为此,他遭受到了酒店高层的责罚,从经理降为了大堂领班。这对于一心想踏入上流社会的刘少杰来说,几乎是不能忍受的。

  于是,他怨无可怨,只能将罪责怪在林羽头上。

  俗话说得好,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。刘少杰也不例外,经过他自我安慰加心理暗示后,他越发觉得只是那时因为各家富豪在旁,给他的压力太大,这才让他惧怕了林羽。实则,林羽不还是一个靠女人吃饭的软蛋!

  而且,他还听说徐芷凝创立了一个不小的公司,徐芷凝自己则当上了女老板。他不由得更加后悔,心想怎么没及时攀上徐芷凝这根凤枝。而且如果不是林羽的话,说不定他早就与徐芷凝两情相悦,而他此刻也不可能只是在一个酒店中当一名领班。

  “这一切,都是因为他!”刘少杰越想越愤怒,越想越恨!

  眼中精芒闪烁不停,过了半晌,他走向了前台。

  “看看徐芷凝定的是几楼哪个房间?”

  前台小姑娘不敢违抗刘少杰的命令,只能应了一声,马上开始查找。

  韩海大酒店8楼,810房间。

  此刻,人几乎已经到齐。两名老人坐在上首,旁边则聚集着一众儿子、孙子辈的小辈。若是在平时,老辈肯定十分乐意见到眼前这幅场景,毕竟儿孙满堂,阖家欢乐不正是老辈所希望的么?

  但是此刻,徐令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因为这些儿子孙子每一个理会他的,或是小规模聚集成团,或是玩着手机,不时发出大吵大嚷的声音,很是惹人烦。

  就在这时,房门开了,徐长安最先迈进来,然后再是徐芷凝与林羽。

  看到徐芷凝的瞬间,二老终于眼神一亮,露出由衷的笑容。

  徐芷凝也像一只寻找到家的乳燕,欢喜地扑向了徐令长二老。

  “爷爷奶奶,我来晚了?!毙燔颇鹛鸬匦ψ?。

  “不晚不晚!来了就好??!”徐令长脸上的皱纹直欲融化,抚摸着孙女的头发。

  接着,徐令长的目光便移在了林羽身上。

  “这位便是小林吧,快坐快坐!”

  徐令长对待林羽的态度比对自己家里人都要好,林羽顺着其意,来到仅靠徐令长的座位坐下。

  但这一幕,却遭受到了有心人的不满。

  其中以徐芷凝的二伯母最甚,她瞥见到徐令长的举动,嘴歪地几乎能够到耳根,朝着身旁的三伯母便抱怨道:“这老爷子还真有意思,对待自家人不亲,反而对一个外人亲!怪不得徐家的产业会倒呢!有这样的掌家人,不倒才怪!”

  她没有克制自己的声音,一时间,几乎传遍了所有人的耳朵。

  房间登时一静,场面也开始变得有些尴尬起来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