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团长,我们的人,全死了……”

  听到手下传来败北的消息,北海巴郎不怒反喜,“死了就死了,有什么~~”

  “团长,这……”

  “别废话,带上人,跟我来!”

  北海巴郎突然怒目,他的喜怒无常,手下们早已习以为常,见此,他们直接聚集而来,等候差遣。

  “走!”

  北海巴郎狞笑,随后上车,带着手下们向着钓钩岛深处而去。

  转眼,他们一行来到了一个山洞口。

  “下车!”

  北海巴郎翻身下车,却在这时,他的手下竟然恍若未闻,一个个不禁坐在车上不下来,且面容上布满了恐惧。

  “你们做什么?”北海巴郎皱眉。

  “团……团长,我们……我们来这里干嘛?”

  手下话音刚落,此时,山洞口内突然传来一声嚎叫。

  吼——!

  Km更新A最快L上%)酷.s匠|网0h@

  嚎叫声之大震耳欲聋,海贼团的成员们听到这里,吓得他们肝胆寸裂,甚至有人直接失禁不止。

  山洞内似乎有一只巨兽,这巨兽十分恐怖!

  “哼,怂货~”

  北海巴郎睥睨,随后,他走向那询问自己的手下面前,冷声说道:“怎么?你很害怕吗?”

  手下颤栗,“团长,你要……做什么,我,我,我不想死……”

  “不想死……?”

  北海巴郎莞尔一笑,突然,在所有人惊愕下,他抓起手下脖子,一挥手,将手下径直扔进了山洞口。

  “?。。。。?!”

  一声尖叫乍响,随后便是一阵碎骨之声,之后,自山洞口内猛然传出一阵血腥之风。

  看到这,北海巴郎满意一笑。

  “还有人害怕吗?”

  闻言,手下紧忙摇头,大有把头摇掉的架势,毕竟谁也不想死??!

  “切,一群垃圾~”

  北海巴郎睥睨一句,转而独自迈步走向山洞口,忘了一眼洞内,他朗声叫道:“该你出手了!”

  话音落地,他的声响向着洞内回荡而去,待所有余音消散之后,一声咆哮乍起。

  “吼?。。?!”

  突然,一道骤风自洞内窜出,这骤风之内有一黑影,由于速度太快,令人是在看不清这黑影是何物。

  轰隆??!

  黑影离开洞口,不管不顾向着前直接冲去。

  “??!快跑!”

  “逃逃逃!它出来!”

  海贼团成员大惊失色,他们直接掉下汽车,连跪带爬夺命而逃,然而他们的似乎太慢,直接被黑影连人带车掀翻,不过好在黑影并未打算纠缠他们。

  只见,黑影冲开车队,径直冲向大海方向而去,所过之处,犹如被牛群践踏了一般,所有生物皆是一片破败。

  黑影很大,看外观,足有巨峡号的二分之一有余,这巨大黑影来到海边,冲着海面直接一头扎了进去。

  噗通!掀起一片海浪,随后,隐匿踪迹消失无影。

  看到这一幕,一名手下走到北海巴郎身旁,“团长,你把这东西放出去,它若杀的兴起,恐怕我们也会玩完??!”

  “是嘛~”

  北海巴郎似乎不为所谓,而是看着黑影消失的地方露出了淡笑。

  *转眼,一个小时后。

  巨峡号的船长休息室,大胡子正在愣愣发呆,因为他的一时忍不住,错手伤害了成浩然,虽然所有人经过商议为他保密,但,他还是怕有人想成逝非泄密。

  啪!

  这时,大胡子猛然一拳砸在桌子上,不顾拳头传来的疼痛,他直接狠声骂道:“该死的,姓谭的,若不是你在中间挑拨,我怎么会……”

  后悔,真的后悔,他现在知道自己上当,上了谭浪借刀杀人的当。

  然而话虽如此说,但真的不怪谭浪,本来就是成浩然自己感觉十分优越,故意鄙视了他们所有人,谭浪只不过祸水东引,将自己摘了干净,这才导致大胡子与成浩然大打出手。

  “怎么办,怎么办呐!”

  大胡子感觉十分压抑,成逝非在那站着,这样实力强大的人,他竟把人家弟弟打的半死,不压抑才怪,毕竟成逝非随时都可能知道真相,甚至随时都可能敲门而入,将他斩杀当场。

  而然……

  成逝非并没有找大胡子。

  她很聪明,她也知道在巨峡号上,若弟弟出事,那第一个嫌疑人肯定是谭浪。只是让成逝非意外的是,谭浪竟然敢不惧自己的威胁,终究还是打伤了成浩然,这令她这个做姐姐的实在面上无光。

  在为成浩然安稳伤情后,她没有片刻犹豫,直接来到了谭浪的休息室。

  砰!

  一声骤响,休息室的铁门,在巅峰武神暴怒之下,竟然直接被撕裂成了齑粉。

  “你,你干什么!”看到来人,不等谭浪出声,李纯风直接质问。

  “哼!”

  只见,成逝非冷哼一声,她随手一挥将李纯风隔空按压在床上动弹不得,转而,她抬起脚步,身影一闪来到谭浪身前。

  “说!是不是你打的我弟弟!”

  谭浪没来及动身,此刻他还在床上躺着。

  而成逝非,她一只脚放在谭浪脸侧,一只膝盖抵住谭浪胸口,此时二人的肢体情况,令谭浪感觉到了一股被‘攻’的感觉。

  我擦!我又不是受,为毛会有这感觉??!

  谭浪猛然甩头,抛却那些不好的想法,随后看着成逝非,他不卑不亢说道:“小姐,我什么时候打你弟弟了?你听谁说的?还是你亲眼所见了?你是扶弟魔吗?怎么他只要受欺负,你就要为他出气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谭浪说的太快,导致成逝非半天都没有理清他问了几个问题。

  啪!

  既然理不清那就不理,成逝非膝盖猛然用力,直接抵的谭浪胸口闷痛不已。

  “别在我面前油嘴滑舌,我就一句话,是不是你打伤了我弟弟,老实回到我,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话音落地,一股磅礴气势骤然散开。

  嗡——霎时间,空气悲鸣!

  而谭浪与李纯风,他们不禁感觉呼吸急促了起来,就好像空气中的氧气全被抽干了一样。

  我擦!

  这就是巅峰武神吗?

  只释放气势,竟能有那么强大的威能?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