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见那青年不屑一笑,接着将玉佩收入怀中,暗暗得意。

  这青年名叫张子成,乃是香江风水大师胡朗的大弟子,这些年他一直活跃在内地,虽然名气还比不上他师傅胡朗,但已然小有所成,东吴中州一带的大佬,有不少跟他来往密切。

  刚才他施展的玉佩,便是他师傅送他的一件法器,威力无比,这是他贴身重宝之一。

  这些年凭着这件重宝,他横扫内地一众武道高手,尚且还没遇到对手。

  此次听说师傅看中的宝贝被人拿走,他便亲自从金陵赶过来处理,本以为对方很强,却不料根本没听说过对方的名字,这让他更为气愤。

  想到这,张子成转身看向吴峰:“你说那姓林的就住在这,现在什么情况?”

  看q正K版#章节上M酷》(匠网0

  吴峰心里咯噔一跳,刚才对方那一招,已然惊的他直冒冷汗,半天都没回过神来,听到对方询问,他连忙走上前,恭敬道:“张先生,贺海东去燕州找那位林大师了,估计明天就能回来?!?/p>

  此时吴峰已经下定决心,一定要攀上张子成这棵大树,至于贺海东,跟对方比起来差太远了。

  这些年他虽然身为贺海东的贴身保镖,但其实也就在下人面前有点地位,真遇到宋昌那般大人物,他连头都不敢抬。

  “如果能结交这位张先生,以后便是宋昌那老东西见到我,也向我低头?!?/p>

  张子成不屑一笑“呵呵,什么林大师,你们东南省是不是没人了,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称为大师,他要是大师,我就是神仙了?!?/p>

  吴峰心中也是这样想的,他根本不相信外面关于那位林大师的传言,什么呼风唤雨,御雷杀人,那都是神话传说,怎么能是真的,八成是吹嘘出来的故事。

  “不过那姓林的的确有点手段,不用任何装备,潜入火凤潭内,竟然一点事也没有?!?/p>

  张子成笑容更是不屑:“雕虫小技罢了,有法器护身,别说沸水,便是油锅我也敢下?!?/p>

  吴峰虽然不太相信这张先生的话,但回想起刚才对方的强悍手段,他连忙陪着笑:“张先生的确很强,比起那姓林的要强十倍?!?/p>

  张子成冷笑一声,接着踏步走进天字一号别墅,他沉声道:“你且守在门口,若是那姓林的来了,让他进来见我,我要当着贺海东的面,把他脑袋拧下来?!?/p>

  ……

  林毅一行到达东州已经是傍晚,车沿着南塘古镇,一路朝着天字一号别墅开去。

  看到门口一片狼藉,贺海东顿时勃然大怒,他低吼一声:“人都死哪去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吴峰正守在大门口,听到贺海东的怒吼,他连忙跑过来。

  面对贺海东,他心里多多少少还有点畏惧,但一想到马上就能巴结上那位张先生,顿时又硬气起来,他淡淡道:“贺总,是张先生到了?!?/p>

  贺海东冷哼一声:“什么张先生,哪来的土孢子,这天字一号别墅是林先生的住处,他竟敢如此无礼,让他马上过来见我?!?/p>

  吴峰站在原地没动,而是目光扫过站在一旁的林毅,他轻笑一声,不屑道:“贺总,你可能没搞清楚,是张子成张先生,名动华国的风水大师胡朗,胡先生的大弟子?!?/p>

  听到这名字,贺海东心里咯噔一跳,他下意识看向林毅。

  别人他可能不认识,但这张子成,他在清楚不过,当时给别墅看风水的时候,陪伴胡朗左右的,就是那个张子成。

  此人是胡朗心腹爱将,这些年在南方几省名气极大,甚至号称南派风水师第一人。

  这样的人物,只要他一句话,怕是能调动南方几个省的大佬过来对付他贺家。

  虽然这位林大师也很强,东南省六市大佬在他面前也要卑躬屈膝,但跟着张子成比起来,还是差一些。

  最关键的是,张子成背后还有一个胡朗胡大师,若是那人出手,后果就更难以预料了。

  林毅也不由皱起眉头,虽然他并不心跳这别墅,但这里既然是他的地盘,对方毁掉大门,就等于打他的脸,这让他有些动怒。

  若是在修仙界,他不介意现在就进去将对方直接斩杀,但毕竟是地球,他还是暂时压住了怒火。

  “林先生,我看要不然咱们先回去,没必要跟那姓张的硬碰硬?!焙睾6蜕?。

  听到贺海东这话,吴峰不屑一笑,看来这林大师的确是吹出来的,都被人打到家门口了,竟然还无动于衷,估计一听说那张先生的来路,他早就被吓坏了。

  想到这,他笑着说:“贺总,张先生说了,只要林大师把火凤潭内取出来的东西还给他,他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?!?/p>

  听到吴峰这话,贺海东忍不住低声劝说:“林先生,那张子成的确有点能耐,要不然我叫些人过来?!?/p>

  林毅眼神中闪过一道寒芒,他端端的站在原地,沉声说:“不必了,让他滚出来见我?!?/p>

  贺海东顿时一愣,他不由暗叹,这林大师还是年轻气盛,不知道避其锋芒,怕是今天事情没那么好解决。

  他看中这林大师,是因为对方的确有潜力,年纪轻轻便统一东南省,未来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,但对方却沉不住气,那张子成明显故意想逼他对手,他竟然准备硬碰硬。

  想到这,他内心稍稍有些失望,不由暗暗摇头:“难道是看走眼了?”

  只是对方既然坚持,他也不好在说什么,便沉声道:“吴峰,没听见林先生的话,让那张子成出来?!?/p>

  吴峰轻哼一声,不屑一笑:“看你小子能狂多久?!?/p>

  站在大门口,望着眼前一片废墟,贺海东内心一直打鼓,他不知道迎接他的是什么,万一这林大师输了,自己也会一败涂地。

  越想他越是觉得不对劲,无论如何,不能让贺家的基业毁在自己手中,想到这,他连忙准备再次尝试劝说。

  却不料就在这时,别墅内传来一声不屑笑声:“什么林大师,我没听说过,在我眼里,跟我师傅作对的,只有死尸?!?/p> 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