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庆看了看白一弦,对方别看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,可句句都说在了顾杭生的心坎上。这小子,是想借刀杀人啊。

  看着顾杭生那愤怒的脸色,石庆只觉得前途一片黑暗。顾杭生做了杭州知府多年,要说他没有点人脉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虽说他可能过不了几年就退隐了,但在那之前,顾杭生完全有能力将他暗地里搞下来。

  石庆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说道:“大人,大人息怒,下官对大人绝无二心?!?/p>

  顾杭生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石大人这是做什么?好端端的怎么还跪下了?!?/p>

  石庆咬咬牙,说道:“大人,今日之事,下官日后,定然会给大人一个交代?!?/p>

  顾杭生还没说话,白一弦就插话道:“大人说的也是,今日不是来审问学生这个案子的吗?

  大人想跪,不如日后慢慢的跪,先把学生这个案子审完,还学生一个清白如何?毕竟学生这么长时间不回家,家人若是等的着急了不定会作出什么事呢?!?/p>

  白一弦这话说的很不客气,不过在他看来,反正也已经得罪了石庆,不怕得罪的更狠。

  顾杭生心中一动,也是,白一弦一直不回去,万一苏家那些人跑去靖康王府,寻求帮忙找人。万一找到这里来,那世子岂不是会责怪我没有照看好白一弦?

  想到这里,顾杭生急忙说道:“是本官疏忽了?!?/p>

  接着又面色阴沉的冲着石庆说道:“石大人,你还是快些起来结案吧?!?/p>

  石庆无奈,只好站了起来,说道:“本官宣判,白一弦无罪。白才子,您可以回去了?!?/p>   or酷Q"匠V网Y永久免o费看B:小V‘说t@0

  这就想结束?做梦呢?

  白一弦看了石庆一眼,说道:“大人,学生被冤枉,这可不是小事。此事事关本人的声誉,大人之前口口声声的说人证物证具在,证明我有罪。

  顾大人一来,就突然说我无罪释放了。这知道的人,知道我确实是冤枉的??刹恢赖娜?,不定会怎么想呢。

  说不定,还会以为是我和顾大人有关系,石大人是看在顾大人的面子上才放的我。

  这样一来,我背负的冤屈,可没有洗刷,别人仍旧会认为我是个偷窃的罪人。而且,连带的也会连累顾大人的名声,说不定还以为是顾大人徇私枉法呢?!?/p>

  石庆心中真的是对白一弦恨得牙痒痒,这白一弦还想怎么样?难道非得说是宸儿陷害他不成?他就非得害的宸儿蹲大狱不可?

  一旦入狱,那宸儿的前途可就全毁了。而且,最可恶的是,这白一弦是在逼他亲自宣判儿子的罪过,他怎的如此可恶恶毒?

  真是可恶,偏偏他又跟顾杭生有关系,自己还不能轻易动他,这可如何是好?

  他觉得白一弦恶毒,可完全不曾想到,是石宸先设计陷害白一弦的。若是让石宸陷害成功,那白一弦的前途也全毁了。

  白一弦如今也不过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。

  石庆现在是左右为难,直接释放白一弦,结果白一弦不愿意,可若是接着审下去,只有两种结果。

  一种是坚持定白一弦的罪,可顾杭生在这里,这种是不可能的。二种是查明实情,是石宸陷害,这个他自己又不能接受,所以石庆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办。

  顾杭生深知石庆如今的心理,不由轻声哼了一声,斜视了他一眼,说道:“石大人,审案啊。这么一个小案子,莫非石大人还为难不成?

  若真是连这样的小案都审不了,那本官可真要对石大人的能力产生怀疑了?!?/p>

  石庆心中无力的叹了一口气,石宸此时也知道自己这次惹的祸有点大了,不过让他承认自己陷害白一弦,说不定还得向白一弦认错,他可忍不下这口气。

  其实严格说来,让他给白一弦道歉认错,承认错误也不是不行,关键是,道歉之后,他屁事没有才行。

  但眼下,白一弦摆明了是想把他弄到大牢里去。那他干嘛还要跟白一弦道歉认错?

  事到如今,反正他手里有证据,还不如拼了。

  石庆无奈的说道:“此案尚有疑点,重新审理?!?/p>

  石宸接着便跳了出来,孤注一掷的说道:“爹……大人,还有知府大人,事情就如我所说一般,这下面跪着的十多个人都能证明,是他们亲眼所见,白一弦偷了我的钱袋子。

  而且,还有陈捕快等证明,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,白一弦的护卫手中,所拿着的正是我的钱袋子?!?/p>

  说完还拼命的对着那些底下跪着的那些人,包括陈捕快等人使眼色,这些人顿时反应过来。都是咬咬牙,也一口咬定确实如此。

  他们现在和石宸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,只能寄希望于定白一弦的罪,这样他们才能摆脱诬陷的罪名。

  至于会得罪知府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。就算承认了陷害,也是得罪了,到时候说不定会更惨。

  白一弦说道:“你们亲眼所见,我偷了石公子的钱袋子吗?”

  跪着的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是?!?/p>

  白一弦问道:“石公子当时也发现了?”

  石宸说道:“不错,当时你刚一得手,我就发现了,然后他们就帮忙去追了?!?/p>

  白一弦说道:“言风,先将石公子带到一边?!?/p>

  “是?!毖苑缧卸芸?,提着石宸就到了一边,石宸吓得大叫你要干什么,言风却不理会。而别人也没人敢上前阻止。

  白一弦说道:“请这些证人和捕快,告诉顾大人和石大人,是从哪个地方看到我偷了银子的?!?/p>

  众人想了想,这也没什么,直接说抓住他的地方就行,便说道:“是西湖边?!?/p>

  “对,是西湖第五河堤处?!?/p>

  白一弦笑了笑,高声对言风说道:“把石公子带回来?!闭庋苑绱呤?,可不仅仅是带走那么简单,刚才的石宸,可是什么都听不到的。

  白一弦看着石宸,问道:“那请问石公子,我是在哪里,偷了你的钱袋子?”

  石宸一愣,直接懵了!他哪里知道啊,他根本就没去啊。制定了这个计划之后,都有下面的人去实施。

  这些仆从们只要看到了白一弦,直接布局诬陷就行了,根本用不到他,他就在家中等消息就行了啊。

  当时有人说白一弦出门了,他找的这些人就急匆匆的出去了。后来陈捕快回来说成功了,他就跟着来到了知府衙门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