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意着易连山,他露出的几分担忧,并没能逃过白楚的眼睛。

  将易连山显露出的几分担忧尽数收入眼中,让白楚愈发肯定自己的发现多半是真的。

  落在地上,挥手取出大量的星砂,白楚直接将自己给埋了起来。

  星砂这东西,需得以特殊的手段,才能炼化,若是没用对法子,任凭你打出的术法,威能再怎么惊人,也只能将之从岩石中分离出来,而不能将之毁去。

  取出大量的星砂,白楚利用的就是这个特性,以此来营造出一重绝佳的防护。

  假若易连山真的是靠自己的本领,分出许多个自己,只消分上几个来弄走白楚取出的星砂,就可以轻松破解他的防护了。

  若是不然,那事情就变得有趣起来了。

  来这海外之地的时间,比白楚早了许多许多,对于此间的了解,易连山可比他要深多了,第一眼就认出来,这亮银色的东西是什么了。

  认出了东西,也看到了白楚将自己掩埋的举止,都不用费心去想,就将他的意图给猜了出来。

  猜出目的,但没有任何针对法子的易连山,只能咬牙继续用术法轰击。

  取出的星砂没被弄走,这让白楚彻底肯定了自己的判断,看起来是用某种手段弄出分身,实则是易连山仗着自己吞了丹药之后,利用奇快的速度,短暂的停留,营造出的假象。

  从四面八方袭来的术法,不曾同一时间落在身上,白楚心中其实就已经起了怀疑了。

  只是一时想不到什么针对的攻击手段,这才任由他逞威。

  想不到,一个赖皮手段,就误打误撞的让他的手段,无法继续逞凶。

  速度再怎么快,只有一个人,终究没办法做出两件事来。

  平白浪费了一些灵力,急了的易连山,马上改换手段,不惜以身涉险,飞速向着白楚弄出的星砂堆飞来。

  在他看来,靠着自己足够快的速度,只要小心一些,及早把星砂给收进自己的乾坤袋,就可以破局了。

  他心中想得甚好,现实却是异常的残酷。

  取出星砂的时候,白楚便将准备用于偷袭的九子化生钉暗中用念力埋伏在了附近,只等他接近,就让他尝尝血肉被销蚀的滋味。

  在念力的观察下,捕捉到了易连山的踪迹,白楚马上操纵着九子化生钉,猛地出现在他的必经之路上。

  不同于之前,白楚展露出的杀机,距离与他实在太近,让易连山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与其说是白楚操纵着九子化生钉刺进了他的身体,还不如说是他主动撞了上去,来得更为贴切。

  确认九子化生钉伤到了他,白楚猛地将自己取出的星砂都给收了起来。

  这东西,用来逼他过来,白楚乐意,可要是真的落到了他的手上,那可一点都不愿意。

  哪怕两人之间,注定只能有一人能活下去,丢掉的东西,也不一定能收回来。

  毕竟,旁边还有一个龙且在观战,等到人死了,他会不会突然伸手抢东西,只有天知道。

  纵然这些星砂对于龙且来说,算不得什么,可拿走的话,能恶心白楚一番,他未必不会伸手。

  出于一些考虑,白楚第一时间选择了收取星砂,而不是向易连山动手,却也没让他顺利逃走。

  易连山仗着速度变快,可以做得假的以一当百,白楚靠着自己学到的道术,却是可以实打实的做到以一当百。

  一心二用,收取星砂的同时,白楚也开始施展起术法。

  还没接近,易连山就觉得这是阴谋,但为了破局,只能接近。

  现在看到的一切,将心中的猜测证实,他没有任何犹豫,扭头就跑,一点都不想着和白楚硬碰硬。

  离得越近,术法落到身上所需要的时间,也就越短。

  z看…正}|版=章节O上☆酷匠网0

  看起来厉害的手段,但假的就是假的,被看破之后,想要对付,那就变得容易多了。

  还想靠速度来稳稳占据上风,拉开距离,在易连山看来,这是势在必行的事情。

  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世间从不曾有这般便宜的事情。

  他转身没掠出多远,白楚打出的术法,就将他的身形吞噬。

  被术法重重包围,耽搁再短的时间,都会失了性命。

  大仇未报,垂涎的东西也未到手,不甘把性命留在这里的易连山,伸手在乾坤袋上一抹,取出了一张小挪移符。

  取出挪移符后,易连山浑然不管身上的伤,以最快的速度,将灵力注入到符纸中,并将之催发。

  龙且许诺了不少好处,但有命享受,那才是真正的好处,手伸向乾坤袋的时候,已经做出选择的易连山,一点都不为之后悔,只是心疼得好似在滴血。

  至于离开之后,按着赌约,输了的龙且,会被如何对付,他一点都不关心。

  血亲,有时候都可以被转眼抛弃,何况一个主人,而且还是拿着手下人当狗的主人。

  易连山被自己打出的术法吞噬多时,都不见他出来,白楚马上添了几分小心。

  能把他打成一个血人,可见易连山是有几分斤两的,就这么死在自己打出的术法里,白楚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的。

  按着他的设想,最差的结果,都是易连山狼狈的逃得一命。

  最差的结果,他都不会死,没能见他出来,在白楚看来,这是易连山在谋划如何扭转战局。

  占了绝对的上风,往往容易有所疏忽,那是劣势一方,反败为胜的最好时机,白楚认为,没有冲出来的易连山,多半就是在打这时机的主意。

  提起十二分精神,小心戒备了许久,直至术法威能散尽,白楚都没有看到易连山的身影。

  仿佛,他是死在了漫天术法中,顺带着连尸身都被毁了个干净。

  自己有几分斤两,白楚心中再清楚不过,虽说自诩同境界之内罕有敌手,但也没有强到这种程度。

  如此一来,易连山消失的,只有两个可能,一是用了某种手段遁走,二则是用什么手段隐去了身形。

  他逃走,对白楚来说,倒是没什么,只怕他隐去身形,藏在某处,伺机而动。

  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,白楚不仅用念力将附近所有地方都给扫了一遍,还专程不惜灵力消耗,用术法把所有地方都给犁了一遍。

  这般做之后,还是没能找到易连山。

  找不出人来,易连山的消失,究竟是什么原因,已经不言自明。

  重要的是结果,至于他是如何逃走的,对白楚来说,一点也不重要。

  无意费心去寻求缘由,白楚随即开始处理起自己身上的伤。

  不少地方被术法打了个对穿,但真正的要害,却没伤到几处,吞服了一些丹药之后,伤势很快就控制住了,剩下的,就全靠静养了。

  处理完自己的伤势,白楚面上堆着笑,向着龙且走了过去。

  先前赌得是,龙且带来的人,和他之间,谁活下来。

  以生死来分出胜负的赌局,按理说是要死战到底才对,现在另外一个自己跑了,没了对手,白楚不觉得这不算自己赢。

  主动遁走,这种行为,和举白旗认输,白楚不认为有什么区别。

  赢下了赌局,白楚自然要把赢回来的东西给拿到手。

  对于能靠着搜魂,从龙且记忆中挖到什么,白楚可是抱着不小的期待。

  要是运气好,说不定就可以绕过秦红莲这个麻烦,径直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。

  至于搜魂有很大的风险,把龙且给弄死,进而引来追杀,对于为了寻找五行之灵,可以枉顾生死,在修为不足的情况下,就来海外的白楚而言,一点也不重要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