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皓……”

  听到天皓直言帝战不可再次开启,这一次,拓天真的有些怒了。

  秦安只身战十方天域赫赫有名的四位剑尊不落下风,这一点,无论从那个角度看,都说明其具备了无量的潜力,在拓天看来,秦安的天赋,完全值得人族撕毁休帝战的决定。

  休帝战,美其名曰是双方尊圣较量,可拓天心里很清楚,这不过是人族没有办法之举罢了,若是己方帝者大有胜算,天皓又怎么可能同意休帝战。

  帝战已经无望,人族无论如何都要保有一份希望,在拓天看来,秦安就是那万分之一的希望。

  只要人族死死守着秦安,力保其不在成长途中被天妖万族杀害,这份希望就一直存在。

  而现在,天皓却放弃了这份希望,选择继续休帝战,继续那毫无盼头的尊圣之战,拓天非常不理解这一点,他怒目直视帝殿,希望天皓能给出一个不保秦安的理由。

  然而,帝殿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,良久,才听到殿内传来天皓的声音。

  “我意已决,人族之中,任何人不得打破休帝战的协定!”

  听闻到天皓的声音,雷帝拓天神色彻底黯然了。

  他知道,拓天主意已定,不可能再更改了。

  那一刻,拓天心中充满了无力之感,他神思恍惚,记忆仿佛回到了从前,他多么希望,如今坐镇帝殿的人还是昔日那位盖世英杰。

  拓天相信,如果是混沌剑帝来决断的话,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下秦安这位绝世人杰。

  但这一切,却已经无法挽回了。

  反观天妖万族那边,当听到喝令人族不得打破休帝战的协定时,人形生灵满脸得意笑容。

  人形生灵清楚,己方的威慑作用已经完全达到了,接下来,就看这那位神秘人找来的两名帝者能不能镇杀秦安了。

  “应该不会有悬念了!”

  人形生灵暗暗想到,秦安只身战四位超强剑尊那一幕让他心惊,但此刻是两位帝者出手,即便秦安天赋再绝伦,手中神器再不凡,也难抵那绝对的境界压制。

  然而就在人形生灵如此觉得之时,场中的秦安却是动了。

  只见他微微向后挪动一步,指着后方飞鸢上的尊圣们,对突然出现的两位帝者道:“他们,是你们传承未来的希望吗?”

  “嗯?”

  酷J匠d网e唯一%n正版Y,A其@{他LT都N是s'盗*_版◇E0#

  两名帝者微微一怔,不清楚秦安为何突然这么问。

  但下一刻他们就全明白过来了,因为秦安在问完这话后,身躯已经向着后方八座飞鸢暴冲过去。

  很明显,秦安这是自知不敌他二人,要先对他们宗门的尊圣下手。

  “找死!”

  察觉到秦安这一意图,两位帝者顿时暴怒,呼啸着朝秦安攻去。

  一个圣者,居然敢当着他二人的面杀戮他们宗门的尊圣,这简直就是找死之举。

  “陆放!邱岳!”

  看到两位帝者要下杀手,雷帝拓天再次怒道:“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,如果你们今日执意下这杀手,从此往后,我雷族与浩然宗和御庭教将不死不休!”

  “拓天,收起你那可笑的威严吧!”

  听闻到拓天的话,两位帝者也就是陆放和邱岳二人顿下身来,浩然宗老祖陆放回斥道:“人族大势已去,想要与我等不死不休,你还是先想想怎么保住你雷族吧!”

  “今日之战后,我敢保证,雷族不出三年必然覆灭!”

  御庭教老祖邱岳怒道,观其那绝对至极的表情,一定掌握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机密,否则的话,以他初入帝境的实力,又怎么敢与威震十方天域的雷帝叫板。

  “拓天前辈,不要再跟他们废话了,他们想杀我,没那么容易!”

  秦安纵身掠到御庭教的飞鸢上,打算先对邱岳宗门的尊圣下手,他看着邱岳和陆放道:“出手吧,让我们看看是谁先死!”

  秦安气息十分狂暴,话落直接斩杀掉一位御庭教尊者。

  这极具挑衅意味的一幕,让邱岳心中掀起滔天的愤怒。

  “好狂妄的小子,初入圣境就这么目中无人,若再纵你成长下去,岂不是连天道都不放在眼里!”

  邱岳怒喝一声,极尽场域布下,而后真元再次显化巨手,狠狠朝着镇杀过去。

  而秦安看到这一幕,眼神中充斥着肃杀,他看一眼地上还未死透的尊者尸体,当场催动坐忘经吞噬其丹田元胎中的真元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当众这么做,因为事已至此,面对两位帝者,他不能再有任何顾虑,唯有倾尽一切才有存活下来的可能。

  坐忘经吞噬武者真元,与妖兽直接生吞武者没什么区别,秦安此前不用这些手段,一是担心用得太多会入魔,二就是这样的手段一定会被当做魔道手段,一旦现世,必然会受到众多势力群起而攻之。

  他想做一名光明磊落的帝者,这等吞噬他人真元的手段,他一直不屑去用。

  而眼下,天皓的一则命令,人族帝者已经等同于弃了他。

  既然如此,神又怎样,魔又如何。

  他用魔道手段斩杀奸邪之辈,同样是在卫道。

  “唰!”

  仅一瞬间,那名还未死透的尊者尸体便枯扁了下去,赫然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手段?”

  突然的惊变让陆放和邱岳心中一惊,他二人对视一眼,而后看着秦安怒道:“你这是魔道手段!好啊,今天我就代表正义灭杀你这魔种!”

  陆放二人既惊又怒地朝着秦安杀去,那一刻,震惊的不止是他二人,人族圣战新军数十万尊圣全部感到愕然,只因秦安将一名人族吞噬枯扁那一幕实在残酷,有违天道之和。

  可那一刻却无人去说什么,因为他们都没资格去评判,秦安是用了血腥残酷的手段,可他守着的,却是人族的边线,震慑的,是天妖万族。

  而反观自己等人,既无法并肩作战,又有什么资格去评论。

  当然,最最震惊的要属天妖万族,吞噬武者元胎,这不是他们的手段吗,怎么如今一个人族,居然也会相同的手段,那一幕,实在是让他们背脊发凉。

  “坐忘经?人族也能修炼坐忘经?”

  人形生灵双目巨震,他的震惊丝毫不弱于己方尊圣,因为在秦安吞噬那尊者元胎之时,他清楚感受到了一丝坐忘经的气息,这一点,也许他人感受不到,但他却有所察觉,焉能不震惊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书”,关注后发作品名称,免费阅读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